番茄

【苏越】麻雀英雄传

画展吴山翠:

第四十六章

涉宝璐拿了一大块黑色鲛纱给屠苏。

“这东西就神了,是海鲛织的,轻薄明透,带着不会觉得气闷。”

屠苏接过,蒙上半张脸,把脸颊上的伤盖上。

灵辛嫌弃道:“一身黑不溜秋的,一点少年的神气都没有,别人看到你这身打扮啊,十有八九知道你见不得人了。”

陵越也担忧道:“确实是太注目了些。”

整个袍子罩下去,简直是走动的人形危险品,是个人都要去看他。

屠苏抿了抿嘴,把袍子脱下,对陵越说:“师兄,我说话算话。”

陵越不明所以,“啊?”

屠苏出门叫了楼下的晴雪,又跟晴雪嘀嘀咕咕,两人进了旁边的一间房。

涉宝璐撞了撞陵越,挤眉弄眼道:“诶,你不怕你师弟跟那小姑娘搅在一起啊?”

陵越笃定道:“不会。”

涉宝璐道:“这可说不一定,你我都是男人嘛,你知道有时候是控制不住的。”

灵辛插嘴道:“阿宝啊,你这话我得跟你掌门师兄说说才行。”

涉宝璐一脸惊慌,跑过去拉住灵辛的袖子求饶道:“师叔祖你大发慈悲不要跟我师兄告状。”

灵辛一脸八卦:“那你告诉我,你对谁控制不住?”

“我……”涉宝璐一脸红晕。

灵辛一脸可惜:“你师兄要知道养大的白菜被人拱了,肯定会狂性大发把那人杀了。”

涉宝璐傻笑道:“这倒不会……”

陵越猜测:“那是自然,你师兄总不可能因师弟喜欢他就自杀吧?”

“你你你……”涉宝璐脸爆红,“你怎么知道?”

涉宝璐哪知道眼前这位师兄也是被师弟一路暗恋过来追到手的,他脸上的神情简直跟当年的屠苏有的一拼,这样亲近依恋的爱慕,非是普通情爱所有。

灵辛大笑道:“诶,阿宝你可要把握机会,能遇到经历相似的人不常有,你应该跟那闷小子多讨教讨教,让他教你怎样追到掌门师兄哈哈哈哈。”

涉宝璐摸了摸头,挨近陵越问他:“额……你师弟一开始表示喜欢你的时候,你什么感觉啊?”

陵越怪异地看了他一眼,这孩子真来跟他讨教了。

灵辛在一旁乐得不行,幸灾乐祸地看热闹。

陵越想了想,觉得这涉宝璐虽然比屠苏还大,但看样子被他师兄护得滴水不漏,连年轻漂亮的姑娘都不肯让接近,得多霸道的性格?但也因此他会比屠苏还要单纯,自己若是把人教坏了……

陵越觉得天墉城已经不需要再树立强大的敌人了。

“这条路不好走,我不希望他走。我想你师兄若真是为你好,不会让你胡作非为的。”

涉宝璐顿时垮了脸,一边转圈圈一边嘀咕:“诶呀,他操心得都要当我老父亲了,肯定比你想的还要严重,那我岂不是没机会了?”

陵越虽然现在与屠苏好了,但在这方面却是空白得很,也给不出他什么好建议。

涉宝璐捧着脸发愁。

“师兄……”

“诶呀我的妈呀!”

灵辛仰头向后靠,差点摔倒。

陵越回头看人,愣住了。

风晴雪从屠苏身后跳出来,“当当当!看苏苏姑娘!”

“晴雪……”屠苏把面纱系上,一副冷眉冷眼,却有一股清凉的风情,“你闭嘴。”

陵越缓过劲儿后,指着屠苏的眉毛,“屠苏,你的眉毛怎么……”

风晴雪道:“苏苏眉毛太粗,我只是修得细一些,再帮他画弯眉的,这样就清秀多了。”

灵辛在一旁笑得满地打滚:“诶哟喂,你们两个怎么回事?都那么喜欢做女人?”

涉宝璐评判道:“陵越穿女装是仙女,屠苏穿女装是青楼姑娘。”

屠苏仍是披了一件黑斗篷,只是没有戴上帽子,肩膀轮廓看不大清楚,不然够得上虎背熊腰的村妇。

屠苏目光锐利地盯着地上的灵辛和不知死活的涉宝璐,觉得背后的焚寂剑有些蠢蠢欲动。

陵越也觉得挺好笑的,但是又不能太不给师弟面子,只强忍着。

屠苏别扭又执拗地说:“我答应师兄的事,一定会做的。”

屠苏艳丽的眼妆若三月水粉桃花,风晴雪那么多年的装扮技巧在她喜欢的人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涉宝璐被屠苏这样瞪着,都觉得那眼神太过多情风流。

当然,前提是他不知道眼前这个本来是一个冷冰冰的汉子。

知道后,即使再漂亮也是笑柄。

灵辛和涉宝璐嘲笑了屠苏半天,终于被忍无可忍的屠苏给追杀了一路。

屠苏拿着陵越的霄河剑顿住脚步,仰头看着门上吊着的四个“风铃”。

“方怀深?”

屠苏走近了看,真是方怀深他们。

李翩翩对每一个顿足的人都迫不及待地巴结,好让自己结束这种摧折人心的折磨。

“这位姑娘!你人那么漂亮,心肠肯定很善良,求求你把我们放下来吧!”

屠苏抱剑欣赏一番方怀深的窘迫模样,一上午的郁闷总算找到了发泄口。

无辜的四师弟疲软地对李翩翩说:“师妹,不要求别人了,他们都是来看我们热闹的。再不济……也不能叫别人看扁我们蜀山的人。”

屠苏看了看中间的两个,手里的霄河剑一挥,将三师弟和四师弟放了下来。

三师弟四师弟摔在地上,还有些不敢置信真有人冒着得罪灵辛的危险将他们放了。

三师弟四师弟顿时觉得眼前这姑娘比那什么月灵好多了!

屠苏学师兄布了一个小小的幻术在身上,说起话来就是小姑娘的声音了。

“你们两个可以下来,他们不可以。”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第一次画阵法,声音没有一点沉稳,全是娇滴滴的感觉……

屠苏厌恶地皱了皱眉,不想开口说话了。

李翩翩翻脸大骂道:“你这女人怎么这么恶毒?我们蜀山派的得罪你了?识相的将我们放下,不然你就等着蜀山的追杀吧!”

屠苏摸了摸脸,“就是你将我变成这样子的。”

李翩翩嗤笑道:“原来你被那场大火毁了容貌,丑八怪,你看我这样你开心了?长得比那月灵还要妖,以后也不知要勾引多少男人,我这是为民除害,天下做女人的都要谢我!”

“五师妹……你给我闭嘴。”

李翩翩看向方怀深,一脸怨愤:“二师兄,你为什么老是帮着外人?上次为了月灵,这次又为了这丑女人。”

“你怎么这么不记教训?”

三师弟也说:“师妹,你少说几句,这位姑娘被你害成这样还来帮我们,你……”

李翩翩一脸扭曲:“好啊,你们这些个男人看到漂亮姑娘就胳膊肘往外拐是不是?她除下面纱吓死你们!”

李翩翩从小就被众星拱月般长大,何时受过这等耻辱?她怨恨这些比她漂亮的女人,怨恨夺走心上人还害她吊在大门丢脸的月灵,更怨恨那些见色起意的男人们。

四师弟摇头叹息,“师妹,这位女侠给我们松了绑,之后我们就可以将你放下了,何必说这样伤人的话来?”

“我说过,你们能走,他们两个不能走。”

屠苏回转过身,手上快速地结印,把两人镇在大门两旁当人肉灯笼。

三师弟和四师弟上前试了试,打不开封印。

两人面面相觑,其中三师弟上前一步抱拳道:“女侠,我二师兄与那场大火无关。”

李翩翩在一旁叫嚣道:“三师兄,你这么说是想扔下我不管了?”

四师弟简直忍无可忍,能下来一个是一个,师妹怎么这样歇斯底里?

“师妹,你住嘴。”

李翩翩冷笑道:“好啊,你们是不是看上这丑女人了?嫌我碍眼?”

三师弟跟四师弟都懒得理她了。

屠苏道:“若你们能解封印,就可以救下他们两个。”

屠苏把剑收了回去,从大门穿进去。

三师弟就猜测道:“原来这人是法华派的,她毁了容,怪不得灵辛那老怪物要找我们麻烦。”

方怀深睁了睁眼,疲惫道:“掌门在附近,你们快去叫掌门来。”

灵辛拦住屠苏:“你怎么把他们放了?我要来钓丁引的!”

“你不放长线,如何钓大鱼?”

灵辛一愣,“倒是有些道理。”

等了几天不来的丁引,下午果然来了。

丁引脸色难看地把自家丢人的门派弟子给放了下来。

“掌门!法华派灵辛欺辱我们这些蜀山小辈,简直目中无人,不把蜀山派放在眼里!”

丁引狠狠瞪了一眼李翩翩,“混账东西,等我回山门找你师傅谈谈,怎么教出你这么个东西?自己回去领罚,断臂崖下面壁五年!”

李翩翩一愣,这全不是她想的结局,掌门怎么也帮着外人来罚她?

“丁引,我等你好久啦!”

丁引苦笑,这帮不孝弟子,闯的祸全要他来兜揽,还好他只有杨晋这么一个徒弟。

灵辛高兴地拉着丁引,两人一起去“叙旧”了。

方怀深脚步不稳地踉跄几下,倚着墙看二楼。

他日日被吊在门口,却没听到月灵的音讯,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方怀深见旁边只有一个黑衣女子,问道:“姑娘,之前那位月灵夫人和他的相公怎么样了?”

屠苏挑挑眉,方怀深竟然关心他?

“苏菟是普通人,受不住修仙者的灵火,死了。”

李翩翩听到这消息也愣住了,抖着声音问:“死……死了?”

方怀深急切道:“那月灵夫人呢?”

“自杀了。”

“什么?!”

方怀深和李翩翩失声道。

三师弟和四师弟面面相觑,师妹竟然害死了两个人?

李翩翩慌乱道”“不会的……那个涉宝璐不是很厉害吗?而且那个人是百里屠苏啊!他不是普通人,你骗我!”

“你害死我妹妹和妹夫还不够,现在竟然还诬陷我妹夫是百里屠苏?”

陵越从二楼走下来。

“月灵?”

“月灵!”

陵越一脸悲痛道:“你们还敢在我面前提起我妹妹的名字?”

李翩翩瞪大了眼睛看陵越,有些糊涂了。

“你……你怎么长得跟月灵一模一样?”

她说完就红了脸,想不到月灵的哥哥竟然长得那么俊。

陵越继续睁着眼睛说瞎话:“我和月灵是龙凤胎,从小就长的像。”

方怀深混乱道:“你……你真不是月灵?”

“方怀深你连男女都分不清吗?”

陵越上前拉住屠苏,将他带回二楼。

方怀深失魂落魄地追上去,“那请问……月灵的墓在哪里?”

陵越回头,“她不想见你,你永远也见不到她了。”

方怀深看到陵越略怀深意的眼神,无情的,冷淡的,几乎与月灵看着他的眼神一模一样——对不相干人的眼神。而陵越,却恰好多了一份怨恨。

月灵不食人间烟火,从不会对什么人有意见。何况她对苏菟深情至此,苏菟死了,她不可能独活。她哥哥这样怨恨他这个罪魁祸首,也情有可原。

他再也不可能看见她了,即使是冷淡的眼神,即使是只对别的男人温柔的笑颜,这些他都不可能再拥有。

方怀深眼一瞪,直直地往后倒下去。

“二师兄!”

屠苏回头看了方怀深一眼,也释然了。月灵走了,再也回不来了,方怀深喜欢的是月灵,不是陵越。

两人回到房里。

“师兄,你方才演得好逼真啊!”

陵越瞥了屠苏一眼,说:“也不知这方怀深能不能糊弄过去。”

“管他那么多做什么?我们马上要启程了。”

“也对。”

“诶!你们两个快点啊!拖拖拉拉,谈情说爱呐?”

陵越和屠苏对视一眼,向涉宝璐走去。

“我师叔祖呢?”

屠苏和陵越跳上涉宝璐的八宝扇。

陵越道:“灵伯伯和丁大侠一起出去了。”

涉宝璐嘟囔几句,打手诀让八宝扇飞起来找人。

三人坐在八宝扇上往下望。

“诶!你怎么叫师叔祖伯伯?这样我们不是差了好几辈了?”

涉宝璐有些不甘心,怎么随便就往他头上跳了几级?明明他们看起来不比他大多少。

陵越道:“家师与贵派老祖宗是旧友,按辈分,确实是叫伯伯。”

屠苏福灵心至,道:“那宝璐得叫我们叔叔?不过好像也不对,按道理应该差好几个辈分。”

涉宝璐黑着脸道:“你们想得美,我就叫你们陵越和屠苏。”他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啊……应该是陵越和苏苏姑娘!”

这下换屠苏郁闷了。

陵越忽然想起另一个人,“对了?晴雪呢?”

屠苏道:“幽都有事招她回去了,她说在乌蒙灵谷重聚。”

涉宝璐手一拍,“糟了!晴雪姑娘回去的话,谁给屠苏化妆啊?”

屠苏冷冷道:“我学了。”

陵越终于忍不住了,转头闷笑起来。

“师兄,不许笑我!”

陵越边笑边说:“好好好,师兄……咳,师兄不笑了。”

说是这样说,他白皙的牙齿都快能当一面反光镜了,脸颊上的酒窝也浮起。

屠苏哀怨道:“师兄当月灵的时候,屠苏从不笑师兄……师兄真没义气。”

陵越用虎口压住翘起的嘴唇,遮掩道:“是师兄不对。你看,师兄不笑了。”

陵越板着脸看向屠苏,然而看到屠苏浓烈多情的眼妆,想到屠苏认真地学那女子描眉上粉的样子,实在是有些把持不住。

“屠苏……我转头不看屠苏就好了。”

陵越立马转过身背对他,暗地里笑个不停。


评论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