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

【苏越】麻雀英雄传

画展吴山翠:

第五十章

夜深人静,屠苏和陵越也早已睡下了,只有三更时仆人进来换过一次炭火,陵越迷糊地听着人声去后,才又一次睡了过去。

忽然听到“抓”和“贼”,屠苏和陵越才双双惊醒。

“发生什么事了?”

屠苏匆匆穿好衣服,蒙了脸和陵越跑了出去。

屠苏随便抓了一个下人问:“怎么了?这么乱?”

“掌门房里招贼了,那边打得厉害呢!”

屠苏和陵越对视一眼,纷纷往东跑去,远远就看见涉江掌门施展术法,小楼几乎被冻成一座冰山。

“阿宝!快跑!找陵越!”

“不啊!我怎能丢下你?”

“哼!你们都别想跑。”

屠苏赶到月洞门前,门口已经被冰封住了,他抽出一把涉宝璐为讨好他赠予他的宝剑,名唤沉江。沉江之所以叫沉江,是因此剑是从江里打捞出来的古物,出水时仍火气腾腾,被江水冲刷多年依然不改暴烈脾性,是一把难得的火灵剑。

屠苏用沉江往冰面上划了几剑,那冰就像遇到了克星,咔咔几声纷纷掉落下来。

里面的情况一目了然。

阿宝被涉江护在身后,涉江一手支撑着一个防护罩,一手还要不断输出法力去抵御强敌,耗费巨大,满脸是汗。

阿宝在着急间瞥见门口突然出现的苏越二人,惊喜道:“啊!陵越!苏苏!太好了,快过来帮我师兄!”

涉江看陵越来了,松了口气,揪住阿宝的衣服,竟把他扔了过去。

“护住阿宝!”

有黑衣人趁机想把阿宝拦杀在半空,被赶来的陵越一剑刺中右肩。

陵越把阿宝带了下来,把他推给屠苏。

屠苏也想去帮忙,然而也不知道这白小姐到底会不会武功,又答应阿宝要扮好白小姐,因此只好带着阿宝时不时斩杀想上前占便宜的黑衣人。

“哈哈哈哈,陵越好久不见!你那宝贝师弟屠苏怎么不跟着你?”

陵越定睛一看,原来是老熟人。

“阿毓,没想到玄明的法阵仍是困不住你。”

提到这阿毓就一阵咬牙切齿,陵越不仅将他困在古墓中,出去的时候还改动了整个玄明的法阵,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勉强出来了,还受了不小的伤。

“你这出尔反尔的小人。”

陵越摇摇头,“若我真的出尔反尔,你就不可能活着出来。”

涉江冷笑道:“既如此,今日让你有来无回。”

方才护着阿宝他才左支右绌,否则以他堂堂法华派掌门,怎会如此狼狈?

涉江双手伸出,一个金色的法阵由小自大从他掌心扩散出去,他清叱一声,把法阵自掌心抛出,法阵不断在空中变大,旋转,精密的小法阵层层叠叠组成大法阵,惊人的灵力不断集结。

“不好,快散开!”

只是瑶光和几个弟子也在附近,周旋着不让人逃跑。

法阵突然爆发出一阵强光,像流星坠地,小光球从法阵中脱离而出,拖着长长的尾巴,往四面八方激射!

屠苏想拿剑来抵挡,被阿宝拦住。

“不用,师兄控制得很准确的。”

果不然,陵越和屠苏这边什么事都没有,瑶光和几位弟子也完好无损,黑衣人就很倒霉了,被射成了筛子,不久便血流成河。

陵越皱了皱眉,觉得涉江戾气太重了。

一起来的十几人,经过涉江一个法阵之后,就只剩下阿毓一个人。

大范围的攻击还不至于伤到阿毓,阿毓拿着剑冷笑:“就算你术法出众,但也要有酝酿过程,你说是我的剑快,还是你的法术快?”

涉江垂下双手,冷冷道:“这里又不止我与你有仇。”

陵越举起剑,挡在涉江前面。

屠苏到底不甘人后,扯了面纱,把阿宝又扔给了瑶光,素面朝天穿着一身普通黑衣,别人都认不出这是什么苏苏姑娘,只以为是陵越的哪个朋友。

屠苏跳到陵越身旁,与他并肩作战。

刚刚太乱了,屠苏又蒙着脸,阿毓一时没有察觉屠苏也在这,此时看到他,眼睛一亮,说:“好啊,原来你在这,真是齐活了。”

“废话少说!”

屠苏和陵越一起杀了上去,密不透风地兜着阿毓。

阿毓还是第一次对战两人,发现他们不愧是师兄弟,配合得极为默契,一人只负责抢攻,一人只负责防守,阿毓只眼花缭乱地挡屠苏的攻势,不时的突围或是攻势全被陵越给挡了回来。

旁边的阿宝看得目不转睛,羡慕道:“剑修好帅啊,干脆我改修练剑好了。”

瑶光戳他脑袋:“别胡思乱想,一选择了道路,哪有后悔药可以吃?”

阿宝摸了摸头,说:“可是我也好想跟师兄这样出生入死啊!”

瑶光摇摇头,“要同他们一样,必须有极好的感情基础,你看那穿黑衣服的一味用攻势,全不见防守,若是阿毓在他招式转换之时攻击他,他几乎就是全无设防的,这时候他就要非常相信他的师兄,把命交给他,相信他会帮自己挡剑,只在意怎样出杀招就好了。”

阿宝对所谓双剑合璧更向往了。

阿毓气急,一剑狠劈下去,想分开两人。

哪知屠苏和陵越根本就不在乎,立马就分开了,形势一转,陵越成了攻势,屠苏负责防守。

相对于屠苏招招致命,陵越的攻势要温和多了,不会太急太快,但极为灵活刁钻,反而伤阿毓多些,虽然伤口比较浅和薄,没有屠苏那两剑重伤他肩膀和腹部来得有效率,但积少成多,阿毓也受了不少伤害。

屠苏架住他压下来的剑,两锋对撞磨砺出星火,屠苏的眼睛映在沉江剑上,明亮得慑人。

另一道剑光从头上劈下来,阿毓匆忙躲开,遭到劈头盖脸的剑攻。

反应过来后发火想要反击回去,偏偏还有屠苏在陵越身边护着。

阿毓被这种不要脸的流氓打法气得半死,一时间僵持不下。

涉江本来还想帮陵越,谁知后来不知哪又冒出来一个人,看情况好像也不需要帮忙了。

“可恶,我竟然中了调虎离山计!”

灵辛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看到与屠苏和陵越纠缠的阿毓,气不打一处来,举起法杖,用风卷开屠苏和陵越,发大招招雷引电。一时间狂风骤起,乌云密布,很快就电闪雷鸣起来。阿毓见机要逃,被风刃阻挡回去,天上响雷顿起,粗壮的天雷极快地劈闪而下,起初阿毓还能躲一两回,但雷电越来越密集,像下雨一样,猝不防及被劈中了,灵辛还不放过他,反复将他弄醒又劈晕。

“前辈,别弄死他了!”

还是屠苏出声,阿毓才逃过一劫。

阿宝跑去踹了踹阿毓,见他被电得全身发黑,还不解恨再踩他几脚。

“师叔祖!你好厉害!”

灵辛恨铁不成钢地捏了捏他的圆脸,“知道要用功了吧?大敌来袭只能躲在你师兄身后,还拖累你师兄,丢不丢人啊?”

阿宝沮丧道:“丢人。”

涉江围过来查看阿宝,“受伤没有?”

阿宝想起屠苏说的,无非是要缠着师兄,马上乳燕投林扑入师兄怀中,说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涉江拍了拍他的背,无奈道:“怎么越活越回去了?这么粘人。”

涉江看向陵越和屠苏,“让两位见笑了。”

“这位是?”涉江看向屠苏,觉得有点眼熟。

陵越笑了笑,“这是我师弟,名叫……百里屠苏。”

涉江惊愕道:“那你是师从天墉城了?当日屠魔大会上就是你和你师弟?”

陵越点点头。

涉宝璐跳出来说:“师兄,他们可是我的朋友,你可不能把他们交给万佛宗那些人。”

涉江没理阿宝,只是看向灵辛。

灵辛懒懒道:“我认识他们师尊,你跟其他那些门派有什么利益瓜葛我不管,你要是敢把人交出去,我就让阿宝去当尼姑。”

“啊?!”阿宝吓得一愣,结结巴巴道:“什么尼姑?明明是和尚。”

涉江无奈道:“师叔祖,你就不能顾一下门派利益?若是其他那些门派知道我们收留他们,法华派必定成为众矢之的,双拳难敌四手,师叔祖你三思。”

灵辛撇了撇嘴:“三思个屁,你要是嫌门派太大了有负累,我帮你全杀了,你就不用顾虑这么多啦。”

涉江被他梗得说不出话来,哪有这样做人家祖宗的?别人都是庇护徒子徒孙,护短得不得了,师叔祖护短是护短了,但他眼里就只能放下几个人,其他的就算是法华派里的弟子,在他眼里跟不相干的外人一样,全无半点爱护之心。

涉江头疼地抚着额头,说:“就依师叔祖你的话。”

屠苏也不想让涉江为难,何况他还要当白小姐,哪里能分身两处?

“他们是冲我来的,虽然有些人见过我师兄,但也只是极少数的几个掌门,并且不知道我师兄的姓名,我师兄留在这,我有事先行离开。”

屠苏匆忙忙又飞走了,他得回去换衣服上妆。

涉宝璐生气道:“师兄小气鬼,留屠苏在这有什么不好的?有师叔祖在我们还怕谁啊?”

涉江摸了摸他的脑袋,说:“回去睡觉,大人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

涉宝璐挥开他的手,气冲冲跑了。

瑶光和灵辛则拖着地上的阿毓也走了。

在场只剩下涉江和陵越。

涉江问:“白小姐呢?”

“我没让她出来,怕她受到波及。”

涉江点点头,说:“你和白小姐……两情相悦吧?”

陵越没出声,半天才有一个“嗯”字。

涉江似乎神情一下放松了很多,“好好待白小姐,她是个很不错的姑娘。”

陵越觉得这水实在是太深了,搅到最后也不知如何收场。

阿宝啊阿宝,真是麻烦的源头。

陵越一时间也觉得倍感头痛,有些庆幸屠苏以前这么乖,让他省很多心,要是摊上阿宝,真不知要如何憔悴了。

陵越望向涉江的侧脸,明明是正值英年,却总是心事重重,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

操心太过了吧……

陵越又想到阿宝,觉得还是回去找屠苏比较好。

回到房间,才知三个人都聚在这里等他。

陵越看灵辛的脸色不是很好,问:“发生了什么事?前辈之前为何说中了调虎离山计?”

灵辛看了眼阿宝,摇摇头说:“阿宝让屠苏扮白容与,如果真的白容与现身就不好了。况且白容与明明与涉江约好了时间却不出现,我有些担忧,就出去找了找。”

屠苏问:“情况如何?”

“白容与确实是去赴约了,但是她提前跟人走了,我在查探的时候还得到了一张纸条。”

灵辛把纸条拿出来。

陵越读道:“若要救人,且到百花亭一见。”

涉宝璐惊讶道:“她被抓了?”

“不知道,我去到百花亭的时候没见到人,觉得不对劲就回来了。”

陵越道:“此事肯定跟阿毓有关,他们先是把你支走,然后才带人突袭。我觉得他们是为了灵辛前辈抢回来的三件宝物,之后可能还有后招。”

屠苏道:“阿毓背后肯定还有人,不知这次能不能得到些线索。”

涉宝璐道:“那……白小姐是被阿毓的同伙抓走的?”

灵辛挑挑眉,说:“阿宝,你要不要救?你不想救的话,师叔祖就不管她死活啦。”

涉宝璐纠结地看着灵辛,咬了咬嘴唇,支吾道:“救……救吧。”

说完又急忙忙补充:“我……我是怕师兄知道后责怪我。”

灵辛挑挑眉,也不揭破他。

陵越道:“白小姐可能会被用来交换阿毓,到时候我们怎么办?若被涉江知道了,屠苏也就暴露了。”

灵辛耸耸肩:“这有什么?把阿毓偷出来,私下把白小姐救出来不就行了?”

涉宝璐眼睛发光,“对啊,到时我就是她的救命恩人,让她去把婚约给解除了。啊呀!师叔祖你是天才!”

灵辛笑嘻嘻道:“那当然!”

陵越看着灵辛和涉宝璐耍活宝,觉得他俩其实也是臭味相投,心智相当,怪不得能这样和谐相处。

屠苏道:“只怕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陵越也有些忧心忡忡,灵辛虽然厉害,但也不是无敌,到时候敌人若是再耍诈,他们也有一场硬仗要打。

“天都快亮了,大家回去休息吧,养好精神。”

只是天都亮了,陵越也睡不回去,拿着本书看,但半天都不翻一页。

“师兄,你说那白小姐到底在不在阿毓他们手里?”

陵越放下书,“不知道,可能掳走她的另有其人,是阿毓他们故弄玄虚。也许阿毓他们真的把白容与掳走了,用以交换阿毓。”

屠苏也是睡不着,干脆找镜子上妆。

“我们一起出去找找,说不定会找到什么线索。”

陵越搬凳子坐在屠苏旁边看他弄胭脂水粉,每次都稀奇得不得了。

“师兄,你不要看了。”

“不行,我要看。”

屠苏恼恨地看了他一眼,最后憋不住自己也笑了。

“师兄这么有兴致,不如师兄来帮我吧。”

屠苏把眉笔塞给了陵越。

陵越为难道:“这……我不会啊。”

“你看了那么久,怎么可能学不会?”

陵越执起笔,摁住他额头,想了想,一笔一划描了起来。

“师兄,不要害我重洗一遍脸。”

“诶!你别说话!”

屠苏看师兄近在咫尺的脸,长睫根根下垂,仿佛要刺进眼睛里了,那乌瞳只见光亮,只有光亮。

他心痒难耐,忍不住亲了一口。

“屠苏!你怎么动了啊!画歪了。”

屠苏赶紧回头照镜子,一条黑线冲天画上了他额角。

“……”

半天的努力白费了。

评论

热度(189)